年纪越大,越没人会原谅你的穷?

摘要: 二十岁之后就没有人关心你为人好不好了。

10-12 09:35 首页 设计部落


设计部落:shejibuluo


本文经授权转自公众号谈心社(ID:txs163)


你有没有发现,我们好像步入了一个丛林社会?

 

拿着免费卡的老年人被吐槽退休以后是有多忙,非得高峰期和年轻人抢地铁,没人让座活该。

 

孩子爱哭哄不住,就别带着出远门了,或者学“上等人士”给孩子喂安眠水,给同舱的人发小礼品和卡片。

 

吃饭要AA,红包五块二的男青年就别谈恋爱了,迟早被吐槽“说说这些年我遇见抠门又极品的相亲对象”。

 

年纪越大,你对此领悟越深。

 

没人同情,出门挤公交下班没人陪;没人理解,工作是真的不好找。

 

你渐渐意识到,一个不想承认却必须面对的事实:

 

年纪越大,越没人会原谅你的穷。

 


因为穷,女朋友的爸爸纠结要不要让你们分手。



因为穷,出门旅游也会引起讨论。


最近刷屏的营销文案中这句话最扎心,“年纪越大,越没人会原谅你的穷”


穷似乎成了一种原罪。

 

 

外媒做过一项关于穷爸爸和富爸爸的街头对比实验。

 

俩人都抱着婴儿,找路人要两块钱。富爸爸衣着简单站在法拉利旁边,穷爸爸打扮相对寒酸,推着推车。

 

实验结果迥异。

 

富爸爸要钱非常顺利,声称把钱包落在家里,想给宝宝买点吃的。路人则纷纷解囊,表示理解。


甚至遇见一位女生边给钱边调情:“那我能用两块钱买你的电话号码吗?”


路人对穷爸爸的态度却相当恶劣。


有人说:“重整你的人生吧!”


有人说:“你他妈的滚开好不好,你他妈的去找工作!”


离开时厌恶地冲他吐了口水。

 

实验或许不够科学严谨且走极端,现实情况却相差无几。

 

“穷太久就是你的错”,

 

“穷是你自找的”,

 

“你凭什么穷得心安理得”,

 

“所有的岁月静好,只会变穷”。

 

讨伐穷人的声音越来越多:围剿底层成为共同的狂欢。

 

乔治·奥威尔说:“二十岁之后就没有人关心你为人好不好了。”

 

言外之意,年纪越大,人们越关心你有没有钱,也越不能原谅你的穷。

 

穷的时候,野心和欲望往往被嘲笑和戏弄。

 

《欢乐颂》中,樊胜美一心想找有钱人,就被贴上“穷不可怕,贪才可怕”、“捞女”、“凤凰女”等各种污名化的标签。

 

简单粗暴的诋毁,是来自有钱人最大的恶意。

 

看过对《欢乐颂》最好的注解是:曲筱绡见过爸爸年轻时做生意,喝酒中途跑去外面吐的样子,这说明她并非生来就是有钱人,是因为爸爸的成功才成为富二代,之所以排斥樊胜美,是不想她只是通过结婚,就变成和自己同一个阶层的人。

 

中产阶级手拉手围成圈,不过是想稳住费力上升的阶层。

 

而一切妄想通过结婚过上更好生活的男男女女,哪怕学历高工作能力强,都是他们眼中的不劳而获。

 

穷的时候,才发现买房也分三六九等。

 

“全款的优先,贷款的排队,公积金的等通知”,是穷人好不容易攒齐钱买房,面临的真实无奈。

 

青岛,济南等多地楼市出现全款优先,六成首付才能买房的现象。客户被分为几批,全款则成为第一批优先选房的人,按揭客户次之,房子若还有剩,才可以通知公积金客户。

 

“全款优先”四字,抹杀了限购的意义,也抹杀了穷人买房的梦想。

 


 

知乎有很多关于钱的话题。

 

“没钱(穷)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”

 

“月薪2万元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”

 

“为什么存在一些那么在乎几块钱的人?”

 

浏览相关回答再多,你没富过你还是不懂,你没穷过,也是真的不懂。

 

香港电台制作了一档《穷富翁大作战》的真人秀节目。

 

“做富翁还是做穷人是天注定的吗?我们能不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?”

 

节目邀请了四位来自富裕家庭的香港人,去四个基层家庭生活一星期,从事低时薪劳动强度大的工作。

 

其中,香港商界大佬、身家40亿的周启邦之子周国丰,体验了低学历低收入的80后要如何奋斗向上。

 

因为低学历,他找不到工作,最后靠节目组获得一份奶茶店的工作。

 

周国丰将奶茶店的工作比成“像一场打仗”,几个小时的重复性劳动就能让人学会如何调奶茶,但机械工作中人的思维明显停滞。

 

“相信很多年轻人从事这些工作,或者会有晋升机会,但是在不停工作的期间,我看不到终点,像一部机器中的齿轮,不停地转,看不到前面的方向,究竟有没有前途。”

 

别再轻易说什么“穷是因为你不努力”,更多时候,穷是一种难以改变的绝望。

 

哈佛公开课《公平的起点是什么》中指出:“即使是努力本身,很大程度上也依赖于幸运的家庭环境。”

 

真实教育背后逐渐变成父母和阶层的较量,越过龙门的鲤鱼逐年下降,寒门再难出贵子。

 

“我国高等教育公平问题研究”发现,中国重点大学农村学生比例自1990年代起不断滑落。北大农村学生所占比例从三成落至一成。清华2010级农村生源仅占17%。

 

北京今年的文科状元在接受采访时的回答在网上引发热议。

 

“农村地区的孩子,越来越难考上好学校,你像我这种衣食无忧的,而且家长也都是知识分子,而且还生在北京这种大城市,所以在教育资源上享受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,是很多外地孩子,或者农村的孩子,完全享受不到的。”

 

网友们津津乐道热搜视频中王诗龄的纯正英语发音,滑到评论区才看见,她就读的德威英国国际学校,纯英文授课,一年学费20万,校友有华谊老总王中磊的儿子威廉,田亮的女儿森碟。

 

承认吧,这个世界就是有一些不平等。

 

命运像场洗牌,拿到王炸四个二赢得比赛的人,就别质问别人牌技为什么这么烂。



 

当年轻人在网上哭穷的时候,他们到底在哭些什么?

 

Numbeo全球消费指数排名比较


统计网站Numbeo显示,全球511个国家的消费指数中,把纽约设为标准100,上海以55.96排在第321位,北京以47.47排在第375位,都处于中等偏下水平。

 

在这样的城市,活下来其实没那么难。


只是我们身边被夹在舆论中间的一代,他们刚能养活自己,就被建议要“好好生活”。

 

在大城市拼搏的年轻人,被全球化的潮流推着迅速成长。


各国平均买房年龄 图源:新浪财经


新浪财经曾经报道,中国人的平均买房年龄排名世界第一,只有27岁。也许就是这样的信息,常常会给年轻人不小的压力。


握在手里的咖啡均价30元一杯,但29元一碗的面还是会觉得很贵;为了健康得狠心投资,办了年卡的健身房还是去不了几次;到手的工资勉强应付房租,还得时刻惦记着要在n环以内有个自己的房子。


同样来自Numbeo的数据显示,在北京,虽然总体消费指数只排在中下,但咖啡、健身投资、Nike鞋、房租等以年轻人为消费主力的商品价格,却处于世界前列。

 

槽值小妹也曾在《中国到底有多少人买不起iPhone X》一文中提到过,纷纷调侃“iPhone 8不用买,iPhone X买不起”、在微博转发“买不起”段子的活跃用户,和苹果手机的主要用户,其实是同一群人。

 

想要活得体面,“穷”才成了必然。


微博上有人说,若不是看到支付软件的年度账单,都不知道自己有过这么多钱,得到了众多网友回应认同。

 

无论是媒体无意中的引导,还是社交中不成文的规矩,生活的每一个角落,都在逼迫人用初生牛犊的力气,支撑起一副看起来毫不费力的皮囊。


哭穷哭得多了,连自己都信以为真。


而事实是,更残酷的考验还在后面。

 

瑞信的分析师说,18-29岁的群体购买力强劲,与独生子女政策有着密切的关系。他们普遍受教育程度更高,思想的建立随着数字时代的移动而形成,所以通常倾向于纵容自己的需求。


作为独生子女的80后、90后,承载着全家人的期望长大,即将步入面对“四老+二小”局面的年龄,要独自负担扛起一个大家庭的责任。

 

2007年普利策奖华裔得主方凤美曾在《独生子女》中提到,“对于这一代人来说,随着他们需要独自照料老去的父母,会发现自己的孤独,因而会愈加焦虑。”

 

到时,当这代人踏上焦虑的征程,哭穷就会显得苍白,因为“穷”,会是大家同样的心情。

 

所以不再抱怨,也没有精力去辨别这是不是该“原谅”的。

 


 

每个时代都有它特殊的疤痕,或许是物质匮乏,或许是工作高压,没有哪一代很轻松地就能过上舒适的日子,也没有哪一代真的成了“垮掉的一代”。

 

整天喊着“穷”,变着花样说自己“丧”的年轻人们,其实也只不过是想用力地好好生活。

 

《百元之恋》中的女主角一子,所有希望都被现实无情地抹杀,也曾荒废人生。最终选择了拳击来发泄情绪的她,没有走上人生赢家的路,却也能让人看到一种豁然开朗。

 

就如电影中那一句台词,“饥饿、愤怒、痛苦, 人生不外这三件事”。

 

所谓的“穷”不是错,自然也不需要原谅。

 

若是生来就拥有成为天之骄子的使命,那又何苦挑战平庸的滋味。

 

- END -



本文转自公众号 谈心社(txs163),这是年轻人谈心的地方,我们为你一个提供聚集地,为你呈现年轻人的有趣生活方式,我们倡导年轻人应该在追求物质基础的同时也要重视精神生活。


 


往日内容



·  衣柜这样选,才有想要的高级感。

·  翻新48平小户型,竟能挤出个独立衣帽间!

·  128㎡极简原木风的家,居然美过了MUJI!

·  37㎡老宅:巧用下沉式设计,装出100㎡Loft

·  90㎡北欧风小宅有吧台,还有超流行的莫兰迪色系!


传递价值资讯,

汇集设计灵感。


大地之上,

祈愿人人能设计,

人人可建造,

人人安居在栖息身心的家园里。

合作、供稿,添加主编微信cd-xian


首页 - 设计部落 的更多文章: